我对曼德拉的欠款

苏曼努·萨利福(Soumanou Salifou)

苏曼努(Soumanou Salifou)创始人,发行人兼首席执行官
苏曼努(Soumanou Salifou)
创始人,发行人兼首席执行官

在我出生,成长和成长的非洲文化中,一个人的死亡,无论他/她的年龄如何,总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南非首任黑人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的去世,就像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人,可能是数十亿人一样,尽管他已经95岁高龄,但它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毋庸置疑,曼德拉在上千个方面都是一个传奇:自由,民主,谦卑,宽恕,人权,种族平等和希望力量的人格化的拥护者。由于生活中的一种巧合,我也恰好是无数人中的佼佼者。

1994年10月6日(星期六)晚上,作为一名46岁的记者,就在前一年,他从华盛顿美国之音的一份高薪工作中退休,走上了创业的冒险之路。该杂志致力于结束美国媒体对非洲的负面描写,而我恰巧从该国首都为纪念曼德拉总统而举行的仪式中获得了巨大收益。

那天清晨,第一期 非洲人我的脑子,被送到弗吉尼亚州斯普林菲尔德的家中。封面上有光泽,闪闪发光的封面,上面是贝宁时任总统尼斯普列格·索格洛(Nicephore Soglo)的照片,穿着令人叹为观止的华丽非洲套装,标题是:“反对非洲悲观主义十字军东征”。我不知道索格洛总统那天是到达华盛顿的,直到贝宁国家议定书主任亲戚在早上中午打电话给我,通知我他和他的老板在城里。大概不到一个小时后,我带着一盒杂志在总统的旅馆里。

"THE AFRICAN:" VOL. I -  ISSUE 1
“THE AFRICAN:” VOL. I – ISSUE 1

总统和他的随行人员对他的热情接待使我感到谦卑,他被包括国会黑人核心小组领导人Kwesi Mfume在内的杰出访客亲笔签名。我几乎不知道Soglo总统被安排在当晚举行的年度主教约翰·T·沃克纪念晚宴上发表主题演讲,以纪念曼德拉总统获得同名奖。在迅速奔赴家中拿起几盒杂志之后,我没有时间去改变一下,而后作为索格洛总统的一部分前往颁奖晚宴的地点喜来登酒店’的新闻团。我是否利用了意想不到的黄金机会。在索格洛总统的帮助下’的新闻团,我派出了数百个 该杂志的副本给客人。看到科林·鲍威尔,杰西·杰克逊,道格·怀尔德,科雷塔·斯科特·金,穆罕默德·阿里,美国和非洲的高级政府官员,著名的医生,律师以及成千上万的两个种族的名人翻阅这本由小小的人创办的小杂志,我很困惑。值得我在这项业务中尚未赚到的数百万美元。

该出版商’如果曼德拉没有受邀在那个历史日的那天晚上为我颁奖,那是不可能的。’到达华盛顿。

听到当时的副总统戈尔赞扬曼德拉’勇气和毅力,对我来说,在911年代前的美好年代里,与曼德拉站得很近,这是我没有的宝贵经历’不知道那以后会对我的生活有很大帮助。

谢谢,曼德拉爸爸。